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杜迪带给我的回忆  

2011-12-19 22: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写这篇文章已经好久了,没有成文的原因在于没有契机。我不止一次闪烁其词其辞称自己是某大型上市公司的雇员,似乎蕴含某种难言之隐似的。但今晚喝了二两稻花香以及一小瓶双沟原装珍宝坊后,来了理直气壮的勇气。我要郑重地向全世界宣布,我是中国工商银行的一名普通雇员。雇员分好多种, 我是那种身居一线的柜员。也就是坐柜台,直接为普通客户服务的柜台工。   
       今天阳光灿烂,但我却要坚守于柜台内一天,我习惯成自然,无怨无悔。每天都要接待百十位顾客,那是必须的,今天也不例外。清晨很寒冷,顾客寥若晨星,而傍中时颐颐攘攘,多了起来。一位约六十开外的妇女,很有风度,拿着两个活期存折,我接过来时看到其中一个本上的户名,立刻兴趣倍增。一个叫杜迪,另一个叫宗顺。我说:杜迪可曾做过飞行员。因为这年头,中国人口过十几亿实在多如牛毛,同名者太多,我不得不学习谨小慎微起来。可是巧得很这位妇女居然点头承认。我进一步说他可曾在玻璃仪器厂呆过,并且常住上海,她也点头。我说他现在多大了。八十三。她说。平时都干些什么?她说看看报纸晒晒太阳下午偶尔打打麻将。我点点头。点头的同时,往事如昨,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我说三十年前,我就认识他了。
      那是一九七八年四月,春暖花开的季节。我已经到东台县师范学院附属中学上学了。因为学习加倍用功再加上陈旧的教室和家庭为省钱照明严重不足的状况双眼视力每况愈下。我整天在妈妈耳边鼓噪声言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妈妈被我盯得十分厌烦,于是把配眼镜的任务交给我的三哥杨宇冠。那时候东台县城没有一家象样的眼镜店。三哥在玻璃仪器厂担任总帐会计。四月里终于捞到一个出差上海的机会。事情来得太突然,但是我也豁出去了,急忙午饭后就越过新民大楼的院墙进了附中的院子,找到班主任兼语文教员陈黎请假。高中的教师,我现在对其印象都非常好,觉得素质就是比小学初中老师好,微胖的中年妇女陈老师二话不说爽快地就准了假。
      从东台汽车站登上汽车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因激动怦怦跳个不停。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远门。少年的心能不激动吗?据说四岁时曾跟妈妈去过扬州见过小姨和姨哥哥但对能在走檐下用肚子撞西瓜记忆犹新的我却对那一段经历一片空白,岂不奇哉?我凭窗而外望不敢眨眼,外面的世界好精彩,新奇无比,魅力无比。那时去南通的路全是二级公路颠簸不已,全然不能与现在的高速公路同日而语,然而难以挡住我的新奇。三哥一路上又不时以类似十万个为什么的题材启发我,更令我浮想联翩激动莫名。午后一点多钟就上路,居然黄昏五点多钟才到南通。下榻于轮船码头附近的一家旅馆。透过二楼的窗看见澄江如练,倾听轮船呜鸣,夜不能寐,满脑子充塞的全是兴奋。
     下一天清晨排了好长的队伍于码头在上午九点方才登上江轮。船行驶离岩,船尾海欧声声,四顾茫茫然,第一次感觉到人的渺小,后来接触到孟浩然描写洞庭湖的诗深以为然。中午在船上用餐,漂白粉极浓的味的很不适应。虽然买的四等仓,但我进进出出渴望看见岸的心情将四等仓的船票浪费了。
     下午看到形如日记本插图上白渡桥的模样时,  我终于意识到上海到了。三哥带我去他们厂设在上海的办事处。等公共汽车时,三哥总是拉着我飞溜,虽然我年幼,但久不锻炼,以致于肋痛,当时就想这个样子在上海生存也太通苦了。如此折腾,我不得不说出自己的隐忧。三哥叹气说,不抓紧等下一班车又得浪费好长时间。我口中不反驳,但内心思忖,上海的老太太如此折腾岂不一个个都累死?
    办事处其实设在一个里弄的人家。由此我认识了杜迪。他微胖,个头中等。他来接我们,与三哥谈春秋四大侠客,言语投机。那时上海刚流行长发。走在里弄里,上海的时尚小青年对他毕恭毕敬,一口一个老杜,我看他一双鹰眼,立马对他肃然起敬。三哥悄悄告诉我,老杜原来是空军飞行大队长,因为特殊的原因才到地方上的。房东家的漂亮女儿也在东台仪器厂呆过,那晚很客气留我们吃了晚饭。第一次见识上海人家的细巧。一点点菜,我这个少年是断然不敢伸筷的。
     老杜知道了三哥来的原因扭头对我说一定要考上个博士,那才叫好。当时他的眼神、坚定的语气,终生难忘。但博士的概念却不甚了了。
下一天清晨四点钟就乘公共汽车去淮海路上的老茂昌眼镜店排队。我拿到了签。上二楼验光,老师傅火急火忙。然后交钱,一个星期后邮寄给我们。
      配眼镜的事办完了,三哥带我去外滩,西郊公园转了一圈。中午在龙华的禽蛋招待所吃饭,午后在静安区的一家电影院看了一场革命电影。晚上又登上了回南通的江轮。这一次没买到四等仓,就将就五等仓。坐了一夜。因为黑夜,也不往甲板上去了。第二天拂晓便到达南通。然后原路回到东台继续在附中读书。事实证明那次配的眼镜度数不准,误了我的学习,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我说老杜是你家房东吗?我从沉思中醒来这样问她。她笑道我们家老头子,已经离休了。贵姓啊?她笑问道。我说免贵姓杨。说过这话心中好悔,暗思千万不要带老杜来见我。老杜对我肯定是全然没有一点点印象的。我见到他好尷尬。我辜负了老杜的期望,没捞到博士。非但博士没捞到,大学也失之交臂。包括三哥在类的一切关心过我成长的人,我都愧欠他们。
    晚上,老泰山给我稻花香喝,还给我一小瓶原装的双沟珍宝坊喝。喝过以后,我的内心如火如荼。那是八十度的珍宝坊啊!于是赶紧归家写下上列忏悔的文字,希望后来者引以为戒。读书奋发还是要趁少年啊!咋天在金凤凰浴城洗澡,吧台收银员呼为老爷爷,我起先一楞,后明白方知并非自己骄情称老矣!实则老冉冉兮已至了。
   夜已深,假若真有来生,我定当发奋不辱人生之使命也!
    注:一直以为老杜叫杜铁,今天起初见杜迪本以为是一个小姑娘,却不知老杜并非叫铁而叫迪。这样的缘分若不是到新坝工行如何能遇,而能到新坝工行又全赖女上司之力。还是得对女上司感激涕零啊!有人说我夸赞女上司太骄情,我绝对不敢苟同。对女上司的敬爱,我是无法言传的。
    夜已深,容当后叙。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