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儿童节忆儿童时代  

2011-06-01 17:2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三个哥哥,两个姐姐,按理讲,这么多的哥哥姐姐,我的儿童时代,跟着他们,成长的道路上应该羁绊更少,一帆风顺。但事与愿违,因为最小的哥哥也长我七岁,我跟他们年龄悬殊太大,跟不上趟。结果还是跟着妈妈。妈妈是一个旧式妇女,读过三年私塾,不工作,一心相夫教子,而爸爸则早出晚归在新坝上东台县百货公司工作,记得很少见到爸爸,当然更谈不上带出去玩耍了。跟着妈妈到处去,妈妈有时烦了,怨我为何不快快长大。于是幼小的心灵就开始自卑,好象成长不快,也是我的错。

     我的儿童时代能收听二极管半导体收音机,能去东台电影院看电影,能在建筑用的黄沙上挖陷阱彼此恶作剧,格疆,梭铁圈,打玻璃球美名曰玉球,摔铜板,赌白果,赌香烟火柴壳,架起大腿蹦来跳去斗鸡,用两个电池合一起做电筒,用自行车上的索子做手机,子弹是火柴,用鸡毛管掐进萝卜皮做枪,其实是针筒子的原理,用自制的弹弓打麻雀、加牛。扛着竹杆,在树下仰头套加牛,学名知了,这家伙夏天最烦。其实早在六月份时,我就在东台县实验小学的校园中挖地三尺找知牛了,我根据洞的空幽层度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洞中冬眠的知了,而大多数小伙伴们却事半功倍,怨天尤人,儿童时代在某些方面我就智商超群,但得不到挖掘培养。好多人家将孩子学二胡,结果会二胡的人满为患,出息不大。东台县实验小学后大门的悠悠串长河是我和小伙伴们常去的地方。那时还偶尔有大客轮驶过,浪涌上来,大家激动极了,以为传说中的海就是这样。其实儿童就是井底之蛙。大家比打水漂谁最远,还在另一处的小溪中捉小鱼小虾,蝌蚪,那条河给我的印象太深了,长河落日圆,感到非常美。有时登上渡船去河那边韩存寿同学家小玩一下。猪肉上计划,玉米,山芋,胡萝卜等农产品吃得不算少。螃蟹,脚鱼,河虾不紧张,不太喜欢吃。肉最紧俏,爸爸辛苦,就喜欢吃肉,于是我去排队,天未亮排到太阳老高,一人才供四两,炒给爸爸一人吃。儿童时代重活计,哥斯姐姐们干,但我排肉,所以我不会挑担,只会用肩扛米,用吊筒从井中打水。实小附近的东台酒厂放山芋干的仓库后墻有个小洞,也常去捏几根,不过这东西,那年头实在吃够了,米供应量不足,就拿这个补充,下午放学回家,妈妈就盛上一碗,硬得象石头,陈年的,味道不好闻,没办法,不吃,肚子饿得难受,只好硬咀嚼下去,咽喉炎就是那时致下的。

     学校中文娱活动不少,批林批孔,批邓,揭批四人帮,还响应号召做小闯将,贴敬爱的老师的大字报,暑假,寒假,还带芒假,集肥,还要送碎砖头给实小建房屋,偶然发现老师铺下堆满了有形的砖,原来留作捎回乡下建房屋或者砌猪圈。那时这些任务挺烦的就跟如今银行的吸储,电信的指标,保险公司,商场的促销一样烦心。时代变了,指标的样式变了,但完成的难度却丝毫一点没变,活着就得受这份罪。作业非常少,富余时间不玩体力的游戏就聚一块儿下四国军棋,打拍克,下象棋,经常因意见不和,争强好胜,大打出手,不欢而散,然后重新组合,跳绳什么的,不玩到精疲力竭或者听到妈妈大声喊回家吃饭不罢休。那时邻居之间吵架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也许没有电视,电脑,麻将的原故,那时的吵架也许就是大人发泄的娱乐。

      儿童时代,暑假最漫长,当小朋友们走亲访友后,我形影相吊,特无聊,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外乡过来的,东台城里没有亲戚可走,老家的不来往,父母也不肯我去。于是无所事事的下午就上东台的唯一繁华大街-----七里长街上游荡。看修钟表、修锁等等,渴就买根冰棍,有孩童拾人家吃西瓜吐出来的种子。晒干了好卖钱。夏天还玩挑冰棍的棒子。晚上有文艺演出露天电影什么的,扛板登竹椅,成群结队,我也去。《小兵张嘎》、《地雷战》、《地道战》、《英雄儿女》等,百看不厌。看小人书,真不错,那时的,画得好,文字也好,《三国演义》、《黄天霸与窦尔登》等,好玩极了。借到一本小说书,饭桌上看,被子里打电筒看,不看完不罢休,记得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那么厚,黄昏时躲在长条桌下看,为的是逃避做活计,不顾妈妈雀目眼的告诫,非看完不可,因为要还人家,结果近视眼就不知不觉间形成了。

      小伙伴们接二连三回来时,暑假已近尾声。我的暑假作业成了抢手货,被抄来抄去的,最后抄得面目全非,纯粹为了向老师交差。一个班四十多个学生,老师也看不过来,现在才知道老师教学也是形式,要成才还得看各人的悟性与勤奋。特别是日记,都以雷锋日记这蓝本,使劲抄。千篇一律,没有创造性。

      冬天时,堆雪人、打雪仗、烤山芋。盼过年,年虽好,但怕排队买年货,队太长,秩序又坏,时间全没了,那时就是有电视、电脑,人也没时间玩。计划经济时代,人活得累极了。

       看到别人的照片,羡慕,向往,心痒难当,东台街上新东桥下有东风照相馆,但我除了初中毕业、高中毕业去过两次,儿童时代没留下标准相,更别提风景照了,那时的风景照大多是假的,是照相馆中使用的布景道具,反正是黑白的,过把瘾而已。

       一九七六年,东台闹防震,陪爸爸在河垛桥下的百货公司仓库睡了好多夜。那一次,我这个当儿子的终于起了作用,哥哥姐姐们,记不得那时都干什么去了。同年也许瘦弱高挑的爸爸抵抗不了风寒,得了重病,十月一日永久离开了我。

       我不知道如何界定童年的结束时间,我感到一九七六年,爸爸走了,我的童年就正式宣告结束了,从此头脑中被不断灌输赚钱养活自己,养家的观念。

       我现在正是成年后的闰土,走了跟爸爸一样的道路。

        我的儿童时代大抵是这样。昨晚看到电视中当家的和儿童一起玩蓝球,真激动,羡慕现在的儿童。时代在进步,假如能重回到儿童时代多么好啊!谁有能令时光倒流的本事哩?

       啊!可爱的儿童时代。祝愿普天下的儿童都天真浪漫,象鲜花般快乐可爱!

       明天属于你们,明天会更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