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九月十五日的遭遇  

2011-09-16 15:4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光强烈,但是这种光属于从北半球旅游归来又向赤道而去,跟春天往夏天过的情形相对称,无风,闷热,没学过地理的人就称其为秋老虎。

     隔夜饮过量酒的我雪上加霜,原本肩周炎、颈椎、咽喉炎就活动猖狂,这么着又加上双肋疼痛,我有胆结石的病史,胆中石头犹存,倘若发作起来,用撕心裂肺形容丝毫不过分。该死的杜康,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无可奈何之际又大口大口吐出了胆汁若干。正在很难受的当口,有电话催我去向盐城的官员们反映问题。我哪经得起这种殊荣,据实告之身体有恙,也就作罢。中饭当然少少地对付了一下,人们下班时,我去上班。天气炎热。十字路口站着穿制服的人,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也许我真的老了,近来过十字路口都深感吃劲,红绿灯指示的方向与机动人力车的分岔总是吃不准,数次险些与马路杀手们亲密接触。死,我是不畏惧的,但残缺不全深感厌恶。

    如云中漫步般度过午后的时光,比及黄昏,似乎看到了希望。然而来了一个江湖老混混。声言要转帐一百万。这样的数字在巨贪和影视明星及企业老总们眼中无易九牛一毛、沧海一栗,然而在黄海的临海小城在吾等小贫民眼中还是相当不菲。虽然黄海城区的小高层别墅一套也超过了一百万。

     因为不是初识,出于尊重和规定,我请他去大户室。数秒钟后,他蹦出大户室,说那儿没空,很急讲时间到了。他行转我行,二十万一次,一百万必须分五次转。因为时间到没做成。他开始发作,先是要我出示工号牌。他要投诉。讲一次也就罢了,但他显然当真了,穷追不舍,我只好把沉重的犹如金牌的工号牌举给他看。这个号码打过去,情况一经查实,对职工处罚将是法西斯式的。然而,我不在乎了,横竖就是扣钱,反正我也被扣麻木了。然而这还不算完。你出柜台,我就揍你。我眼瞅他恶狠狠的样子,心想要是五大三粗,放出这狠话还合身份。可是他那样的,眼睛高度近视,有些部件还不太灵活,还没日没夜开辆轿车,我真替他捏把汗。我这样瞧他不说一个WORD,他又不乐意了。还敢盯我?吃!人鬼情末了,心中 无鬼,慌什么?你放狠话骂人,别人看你瘦黑的脸,孱弱的身体也不行?真他妈的草蛋。我就想打你我,好啊?他老跑黄海金行晓得员工不准私自出柜台,于是这样狠。我就想就让他打一顿。我拎着那根对付歹徒的金属狼牙棒,让他打够了,然后轮到我,几棒子结束他的狗命。他富啊!据说丫头也在小岛国上学。我穷得叮当响。早就看透了人生。这样也不错,一夜之间,我也成了药家鑫、李双江那样的名噪一时的红人,咱也过一把触犯法律的瘾多好。果真那样全是社会逼上梁山。也让无数社会学家从各种层次分析一下志远杨现象,于是我在阴间地府得知也颇感兴慰。

     男女同事们还在竭力向那厮打招呼。如果没有为数不多的亲戚,我会象个男子汉豁出去的。有时候感到世态炎凉,但说不准真有几个内心对我还抱有好感的人,我这样做又真实伤害了他们及她们。胯下之辱都过了多少年了,那些不计后果的绿林好汉还真是人类社会的奇葩。没有那样的英雄主义,人的确是畜生不如。

     那老混混走了之后,跟同事谈话,我说我其实比窦娥还冤。本是出于相熟拍马屁让他去大户室的,谁知马屁拍到马脚上。

    马屁拍到马脚上的事,自古就有,我并不是滥觞。记得三国时代,曹操的父亲途经徐州,老迈的徐州牧陶谦为巴结曹操,好生招待,并且又送与大量的金银,这些也就罢了,另外又派兵护送。护送的兵本是土匪出身见财起意,杀了曹操父亲一家。逃之夭夭。由此遭来大兵压境。曹操出于为父报仇及扩大疆土的双重目的,把陶谦逼向黄泉。

    所以说马屁不能随意拍,拍得不好会遭杀身之祸。蒋介石为陈其美刺杀了陶成章,迫于压力,陈其美将他送去日本隐藏。但有些过河拆桥的上司就采取措施杀人灭口,根本不顾及下司平时马屁拍得有多好。所以后来蒋知恩图报,把陈其美的两个侄子立夫、果夫照顾得很好。小时候读的闲书太多,因而上学、工作,我从来不投靠人,只过自己的小日子。

     三年前,一比我小十岁的小青年终于混上了中层干部,得意洋洋溢于言表,逢人必曰:到了当干部的年龄了。我心想末必。那些当上省部级干部的同窗难道个个都飞黄腾达?毕竟高干人数有限。其实他的成长史,我是一清二楚,算起来为历届前任不知打了多少年下手了。多年的媳妇熬成了婆。也不过就是个股级干部,那个得意忘形,记忆犹新。

       九月十六日早晨,我吃了批评。曰:你有错。请他上大户室也有错?是的,大户室有人,你没打听。你不该回客户拒办业务。哦!好吧。以后接到什么就办什么,管它大户小户通吃。说这话时心中暗思,机器人当得还不够完美。真的除了呼吸,干活,啥都不说。那里除了三声服务,其它千万别吭声。

      对了,有件搞笑的事不得不说。看到人们奔走相告、笑逐颜开言:关于服务违规扣罚的钱减价了,从前扣两、三千,如今扣几百了。我心想为什么不是扣几元钱,或者帮助教育、或者写检查之类的,为什么非得扣钱?说到底还是金钱社会。

     当官的也真坏透了。水费涨价听证会,开出提价十元,然后经人民代表提意见后采纳提价五元,一致通过,皆大欢喜。考核减价也是这一回事,倘若以前扣得少或不扣如今加码,职工们将会怨声载道。如今这样从高位减了一点点,个个倒反而象占了大便宜。

   呜呼哀哉?子不语怪力乱神,我也没啥好补充的了。早晨,昨晚来转帐的人又来了,今天在大户室成功办妥,但听其言,咋晚根本没钱到帐,今天才到帐的。也就是说咋晚无论从哪个角度都办不了。黄海盐民们的后代根,真算服了他们了。

九月十五日的遭遇 - 沁蕊 - jsdtyzy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