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生存还是毁灭  

2012-02-19 18:1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小学时,成绩平平。特别做作文时也跟大多数孩子没有二式,思索半天,无处落笔,那时候抄录雷锋、王杰日记居多。也许教育方法存在问题,也许作文真的缺乏天赋。小学二年级时,某一天,我看见班上一陈姓同学交给老师的日记很有特色,全然没有抄录英雄日记,而是做到了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写出了自己的东西,深受启发,由此认识到日记原来可以这么写,并非一定要和英雄的一样,于是小学四年级时就开始写出了具有自己生活特色的东西。但那时候脸皮薄,自思日记是隐私,不想让人窥探自己的丑小鸭。然而那个时候住房条件差,小孩子的本本还是被大人翻到了,看就看了吧!还要在大庭广众诵读,自己见此情形,幼小的心灵饱受嘲弄,于是好久好久不动笔了,事实上高尔基的《童年》、高玉宝的《我要读书》并不怕羞涩,而登上了大雅之堂,可我自小就是一个惯于赧颜的人,错过了写作萌芽的大好时机。
        中学时代,科目众多,自然也无暇偏爱语文,故此作文水平一般化。中学毕业后马不停蹄参加了工作。八十年代的单位,劳动纪律很松懈。富余时间很多,如此,内心深藏的写作种子又悄然萌芽了。正好同事中有一小青年也爱这个,他打听到南京文学讲习所招学员,邀我同去。函授,学费十四元,当时工资三十六,应当说不便宜。但是我还是毅然决然将钱用信汇的方式寄出,报了名。每个月有一份不算精致也不算粗糙的杂志寄过来,内中有裴显声、程千帆等人应邀谈写作的文章。然后,学员把自己的习作寄过去,稍事改动后再寄回来。优秀的作品能在上面发表。我一篇也没有得到发表的机会,也没有获得去参加区域文学青年座谈会的机会。记得有个舟山的海军姓赵会写几句诗,很红,但后来被学员揭露某篇有抄袭嫌疑,由此又黑了。于是我的心田中更坚定了真诚做人的信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并且不能贪天功为已有,看淡名利。
     那段青年时光记了大量日记,有三、四十本。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事情多了,加之日记本价格涨得不轻,并放弃了这个爱好。二00七年下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台亲戚赠送的电脑,由此有机会接触了网络。最初打五笔字型急急巴巴,QQ聊天也不上圆,然而因为兴趣的支撑,还是锲而不舍地玩下去。最初打五百个字也要一个小时,写的东西缺少层次,不耐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快乐忧伤都无法挽留或鞭策时光改变运行的速度。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这世界也许还有唯一公平公正的法则,恐怕非时间莫属了。二010年,我的心路历程更加坎坷,从前我是一个面壁图破壁的青年,然而有了网络,我也与时俱进了,于是在故乡的网络上、  QQ日记、JSDTYZY的博客上大倒苦水,因此命运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人在江湖,既然身处人类社会中就难以摆脱而提到一系列人的尊姓大名,而我又是一个秉承古之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明人不做暗事的谦谦君子,不满意我的文字的人心中怀恨自然难以避免。那段时候,时时都有人劝戒我不要乱码字。正值郭美美、东北的环保局长等事件在网上曝光,人们对网络比较敏感。
     我终于放弃了、压抑了,不写工作上的事,然后我写我的生活,但这似乎也不行,又招致了唏嘘。也许一个天马行空、我行我素的大英雄根本不理会这些生活的蜘蛛蚂迹,而我一个深受儒家思想熏陶的华夏儿女,总是把顾及别人的感受放在首屈一指的地位,别人一颦一笑我都在意,我活着的宗旨是看到别人都快乐,由此顾及得太多,别人都快乐了,不快乐只能留给了自己消受。前些日子,偶然在老屋看到一本上世纪八六年我的一本日记,日记尚存,但时光却不能倒流,无论悲喜交加与否。
     我在家的休息时间不是太多,然而今天第一次因承受压抑克制忍耐而感到血往头上涌、心闷,双膝瘫软的痛苦。克已复礼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经常,我总是这样勉励自己,我现在已经全然感受不到工作的苦了,我感到很享受。活着,工作、付出不图回报,的确很好,可是,我还不是一个好青年。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理不出头绪,剪不断、理还乱。也许,有些东西,自己是永远解不出答案的,比费尔马大定理还难解数倍,但时间老人却能在合适的时间给出答案。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卑低下时,向使当初身先死,一生真伪有谁知?
       时间是否也能解错答案?越说越糊涂了。霍去病不是那么早死去,并非一定是留芳百世的民族英雄?而汪精卫死于那次刺杀摄政王的爆炸中,也未必就是遗臭万年的大汉奸。   
     反对我公开日记的人那么多,而我又是一个崇尚晶晶亮透心凉的光明磊落之人,何去何从?生存还是毁灭非常折磨人。如流星划破长空的美丽的确胜过于无深处千秋万载。
     太阳落下去了,寒冷袭骨,而我的思絮却还在继续。人生,有选择如何活法的权利方式吗?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