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夏日飞奔——半百纪念  

2012-08-06 16:11: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夏天,骄阳似火酷热难当,如果在阳光下工作随时都有中暑的可能性。我很害怕,倒不是怕中暑,而是怕进医院。因为进医院对于一介平民来说无疑是最痛苦的事情,不但苦了身体,还得花费折磨心痛的金钱。平民不同于富人,注定终身在鱼和熊掌两者不可兼得的两难中生存。
      然而那一日上午,酷暑虽然丝毫如初,但我内心却涌起激动,令身体坐立不安。因为我情不自禁思念起水榭楼台的清凉。记得人间四月天,春和景明,芳草萋萋之时,途经体育馆附近,看见远远的有孤影坐于亭台楼阁之中,抑或独钓,抑或赏景,总之,我好生羡慕。 我想居室中炎热薰蒸,而那儿总该有清风阵阵吧!虽没有朱自清夜晚的《荷塘月色》清凉爽心,可是清风徐徐,定然叫我不虚此行。
   我终于熬耐不住室内炙热的烤炽,痛定思痛,披衣出门而去。路上空无一人,本已宽阔宁静的马路更显得安详,阳光透过三百度的近镜片象无数细长的针一样刺激得眼镜生生的疼痛。我骑在紫红色的半旧的捷安特自行车上,向东飞奔。
    过了江苏一流的东台市民广场、过了新建的东台市公安局大楼就跃上了二○四国道。天气炎热,人们懒得出行,南来北往的汽车也不见了踪影。
     圆柱形的体育馆、如长虹俯卧通向东台火车站的那座桥令我心情舒畅,特别是那路基下的一间小木屋总是令我情不自禁梦回美国西部片中,我还想起电影《永失我爱》中郭涛在铁路干线下面建的那座小木屋。艺术就是通过虚构现实让人心灵图得片刻快慰的东西。无论贵贱之人,百无聊赖穷困潦倒之时都需要艺术的慰藉,它跟粮食一样异曲同工,缺一不可。
   我骑着紫红色的捷安特自行车如同骑着赤兔马的关云长飞身过了桥面下到桥东的河边花园之中。终于置身水榭楼台之中了,然而好失望,因为空气是热的,水榭中的木条长椅又被太阳烤得辣热,我不得不向桥下走去,虽然水中飘浮着一片片荷叶,我用诺基亚5800拍下了出污泥而不染的小小莲花,但因为炽烈,我不得不选择离开。
     卧如长虹的桥下很阴凉,宽阔的泰东河水哗哗流淌,河中行走着悠长的拖轮,非常壮观,这令我情不自禁又想起了童年东台实验小学正门前的那条河,如火的夕阳中,大轮船鸣长笛西去,涌起的浪花打湿了我的小脚丫,那时我就天真的想,它要载着一船人驶往哪里?难道驶进那红红如轮的太阳中去吗?后来见识了马克吐温的《汤姆沙亚历险记》,才知道密西西比河沿岸也曾有一帮少年心怀同一个天真的梦想。而今从前那个满脸稚气的少年已经变成了饱经沧桑的半百老头,怎能不令人对岁月无情发出几声感叹:逝者如斯,往者不可谏了。人生一世,难啊!自己要强似别人不算,还得自己的家人也强似别人,生存确实很残酷无情,达尔文、赫胥黎的理论实在永不过时,令我情不自禁由衷赞叹。
      环顾周围,只一农民工睡在摩托车上,也许和我一样也是一个失意的人。两边九曲回廊,小溪乱石在火热的阳光炙烤之中也全然失去了浪漫,推着自行车的我只觉得汗湿涔涔。在喧嚣的人群中,我喜欢寂静的世界,然而一旦周边了无一人,又情不自禁深感兴味索然,是真渴求大隐龙中之诸葛亮仙还是叶公好龙附庸风雅之辈,我亦不敢自下结论。凡事盖棺定论才是真啊!
     既然水榭楼台的幽静不复存在,那就原路返还,从市民广场前回陋室吧!然而身性厌恶走回头路的我毅然决然选择了向东前行。我想人生都没有回头路,何必畏葸不前?我不知道若是人生也准许走回头路,我们是感到幸福多一点还是悲伤更多?
       骑着紫色捷安特自行车向东、向东台火车站飞奔。蓝天白云,耳边风呼啸而过,老夫聊发少年狂,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转珠阁,照无眠............。
     直捣巍峨的火车站候车厅,绝不停留,继续向南,沿着火红的太阳向南。路好宽好静,路边各种不知名的林木茁壮成长,那不知名的花儿更是好看。我仿佛置身于人少地大的加拿大或是澳大利亚也或是芬兰瑞典和挪威,全然感觉不在中国。德塞化纤,新型的厂区,漂亮静谧,我猜测欧美的工厂可能就是这样的典范。
     天上落下雨滴,害怕落雨的我此时也不害怕了。云朵过来时,天空暗下去,然而当云消退时,那光就象一张毯子向飞奔的我快速铺过来,美妙的感觉令我情不自禁惊叫出声。塔克拉玛干的沙尘暴太粗野,怎比得了这光影造就的毯子,那一瞬间即逝的美,美得令人窒息。
    上了高耸的谢家湾大桥,然后又是飞奔而下,一个华丽的转身拐上西班牙佛朗明哥风格的滨河大道。我和流水汤汤的泰东河同行。飞奔,如离弦之箭一般,重回东台市市民广场。春花秋月时节步行四个小时的路程,骑自行车飞奔,只一个多小时就完成了。
      额头上沾着汗水,右膝有点酸。骑自行车飞奔,我感觉自己是少年,然而想到五十岁了,想到玉米、苹果等等全然都啃不了,我立刻意识到少年不再,夕阳西下已近在眼前。
       我没有带来什么,注定也不会带走什么,这其中悲喜交集杂揉的都是些插曲,计较它们其实都没有必要。升官发财固然很好,假如没有了健康,又有什么意义?
      算了吧!不想那烦心的事,半百之年,也许还能够骑紫色捷安特自行车奔驰在辽阔的泰东河两岸,这就是莫大的幸福!我很知足。
     正值伦敦奥运会与半百之年交会,写此文以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