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李景生总经理  

2013-01-05 21:48: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九年,小庄在东台附中读高中。那一年,附中高一年级放暑假,小庄在家中自己温习功课,而此时东台体育场边的东台最好的学校————东台中学的学生却还在上课。家中托了关系,让小庄插班去听课。小庄其实内心很想正式调过去做东中的正式学生,但这个要求得不到实现,无可奈何,小庄就去做了一名插班生。
          东中当时有十六个班,前两个班是乡镇的尖子生考入东中的,三、四两个班是台城的优秀生。小庄借读于一班。语文老师叫孙慎强、数学老师叫孙会、物理老师蒋君柔、化学老师是朱宇翱的父亲。
         小庄被安排在最后一排。虽然小庄所在的附中不怎么样,但小庄除了对东中的物理课倍加赞赏外,其他也不觉得太出色,虽然那些农村来的孩子为跳出农门非常刻苦耐劳,死记硬背,但小庄的数学已经超前读完了高中所有课程。每天去听课,小庄觉得受益有限。
       班主任 孙慎强 对教学认真负责,对外来户小庄也有教无类,提过一次问题,小庄回答得很好,孙老师点头赞许。接下来,他也点了一个叫李景生的同学回答问题。那位男学生坐在第三排,眉清目秀,但回答问题脸红,虽然老师也满意,但留给小庄的印象是腼腆。
       小庄在东中就读了半个月,暑假结束后,又回到了母校————东台县师范学校附属中学。
       一九八0年七月,小庄参加高考名落孙山,毅然决然参加了工作。当他专注于工作,已经把学校生活全然忘怀之时,一九八一年,一批新的员工又进来了。在 东台长里长街新坝上的那个小院中,小庄透过窗户看到十六个新员工中也有李景生同学,有同学再次作了引见,李景生还是脸泛红色对小庄微笑算是招呼。
       自此小庄和李景生又成了同一个单位中的员工。他们的岗位不同,虽然在同一个单位,但却丝毫没有招呼的机会。
       二00四年一月才到,单位又对员工的岗位进行重新洗牌。 小庄原在金海湾那边的储蓄所工作,效益还可以,然而储蓄所主任汤井却将小庄踢了出去。向阳桥下的学府储蓄所河对岸正在遭拆迁,没有人去,小庄就在那儿找到了位置。那时候,小庄一个月拿三百多元工资,其他靠绩效。然而学府路存款额倒挂,根据左行长制定的游戏规则,拿保底,保底多少?三个月拿七百元。而小庄原来的金海湾储蓄所每人却拿了五千多元。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这就是二00四年的小庄的生活状况。北边有好多县的个别精神脆弱的员工自杀了,那时就开始提倡贫富不均了。
      小庄去找一起参加工作的左行长要求重新调回金海湾储蓄所,左行长看着稚嫩的小庄叹惜道:“你如何不了解游戏规则啊!”当时情况下,他表示爱莫能助。另一外管纪检的王书记说得油腔滑调:“找到愿意调换的,我们给你调!”
     小庄暗想,这种说法明明就是让别人把钱给自己拿,除非傻子愿意。小庄只能自叹命苦。事实上制订的游戏规则不公平,纪检书记助纣为虐,不务正业,还油嘴滑舌,官场黑暗啊!小庄痛恨善搞阴谋诡计不顾民众死活的一切贪官。
       如果学府路储蓄所不撤销,小庄这样的白领就只能在死忘线上挣扎了,  同在一个单位,冰火两重天,富人富得流油,而穷人却面露菜色,这就是2004年一季度的客观实际情况。
      很多人不相信老天有眼,事实上老天真的有眼,2004 年三月刚过,一纸公文,学府路被撤销了,虽然一季度穷困潦倒,但总算看到了天亮的曙光。
      2004 年四月,小庄过上了待岗的生活。  虽然小庄是一个一九八0年就参加工作的老员工,但一旦街岗就象一个二等公民倍受歧视。提解缺人手了,让小庄去代。小庄坐惯了柜台,玩票子、算盘内行,但手无缚鸡之力,结果双腿被装钱的铁皮箱子撞击得皮开肉绽。稍闲时拣一处坐下,然而一个瘦高的王主任操着堤东口音声色俱厉教育小庄别乱动,他把小庄当小偷对待。小庄自叹:落魄凤凰不如鸡,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一天中午,办公室李景生主任来找小庄了。他脸色微红说道:“上午,有单位要提款,找不到你,只好帮你跑了一趟。你还是搞个手机或者小灵通之类的,好联系。”小庄暗思,一月份没拿到相样的绩效,吃饭喝汤尚成问题,月底还靠了牡丹信用卡透支过日子,哪有余钱玩奢侈的通讯工具啊?本想说不,然而当看到办公室李主任满面诚恳之色,和风细雨,内心便情不自禁非常感动,  联想起汤井、王主任之流对小庄的残酷无情,小庄使劲点头,他不愿意让和蔼可亲的李主任失望。  
      是李主任给落难的小庄继续生活下去的信心和力量。
       过了两年,又是四月春暖花开之时,一大批人同去庐山参观学习,二人一个房间,小庄不幸又落单了,正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之时,还是李主任热情伸出了援助之手。
      “让我和小庄一个房间吧!”
         庐山山高路滑,深沟大壑 ,怪石嶙峋,身为领队的李主任尽心尽责,一路上,无论白天还是黑夜;无论大路还是羊肠小道;无论晴天还是阴雨,他都密切关注着每一个队员,省怕有人掉队,踏上不归路。小庄看到他瘦了,黑了,内心情不自禁油然升起一股无法言表的感动之情,那是一种真正的感动。
        从庐山下来,回到南京明故宫附近休息,看得出来,尽职尽责的李主任才算长长地舒 出了一口气。
       前年四月春光明媚之时,小庄有幸和李景生同车去黄山参观学习,这时候李景生已经不做办公室主任了,而是担任日理万机的公司部总经理。上黄山不用他带队负责,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上了车,他却挑了车厢最后的位子坐下来,其时许多不如他职务尊 贵的小干部都挑车厢前的位子正襟危坐。李总却不计较这些细节,他总是把好东西让给别人,而把差的留给自己,这让爱观察细微末节的小庄再一次为李总的高尚情操感动万分。
       2012年11月的一天傍晚,小庄得讯言李总永远离开了工作岗位,大为震惊,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事实。李总和小庄住一个院子,那院子很破旧了。小庄渴望调房,但无能为力,没有本事余钱,很多时候怨天尤人,现在李总走了,两袖清风走了,想起手握资金审批大权的李总都是这样清贫,小庄释然了。
       无数的房叔、房嫂、房哥、房姐,比起李总应该汗颜了吧?!清廉的李总是我们这个贪污受贿成风的世界里一朵出污泥而不染的奇葩,小庄无比敬爱他。
       已经好多月过去了,爱动笔的小庄总是想写些文字纪念这位曾经的同学、同事、领导,然而每每念及便感伤得难以抑止,李总的高风亮节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照亮漫漫长夜,令小庄也不得不陷入反思。
      2013年一月五日,小庄终于从严冬奋起,打起了精神。一想起一年一度的酒会即将召开,小庄更感伤感。王维在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中说遍插茱萸少一人,而那时手举酒杯却怎么也寻不见可亲可敬的李总,这又是何等的令人悲怆动容啊! ?
     缅怀李总,一路走好吧!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