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新桥口恩仇记  

2013-04-28 20:5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台城去学徒,可比不得在家里,一定要放勤快,耳听六路,眼观八方,见了长辈,早早晚晚都要毕恭毕敬招呼,千万别把人得罪了,七叔公帮你找这份工作不容易.............”妈妈这些话,翻来复去,虎子听得耳膜子都感觉疼痛。
          “妈,你就省省心吧!我会照着你的吩咐,把这分工作做好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会给你丢脸的。等我一拿到钱,立马就寄回来,留作家用。”
          妈妈秀芹口干舌燥,拿起半个葫芦做成了的勺子舀了缸中一点水喝进嘴中。桌上有几只碗,但都有不同程度的缺口,一不小心特别容易划破嘴唇,一家人习惯用勺子喝水。
        “这里边有几件换洗衣服,带去穿”妈妈将一个布包用力扎紧递到虎子怀中。
        “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有,我们就上路吧!”艄公显然等不及了。秀芹欲说还休,她对艄公说:“这孩子长这么大,还没出过庄子,我放心不下啊!”
      “谁又放心得下,都是这样的,到城里过一段时间就适应了,过得好了,你要他回咱们庄子,倒找钱,都不成啊!虎子他妈,别担忧了,你长这么大,又进过几次台城啊?遇到好的老板,娃儿有福,你们一家都有福了。”艄公一脸的自豪;“这庄子上,谁还有我见多识广啊!开船,开船了,水路可比不过旱路,一橹一橹的,早晨去,弄不好,傍晚才能到达台城最热闹的地方————新桥口。这冬至前,天黑得贼早,可不能苦了娃娃!”
          秀芹还打算叮嘱的,但听到不能苦了娃娃,立即打消了念头,挥手掩面示意开船。
         "这就对了。”竹篙用力一点,小乌蓬船离岸。虎子眼眶中湿润了。
         “虎子哥!”这熟悉的声音来自岸边,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孩正向河边飞奔过来。“红玲”虎子情不自禁大叫一声,试图站立起来,但头撞到了船蓬顶,小船剧烈摇晃起来,惹得艄公和同行的另二人失声喝斥。
         “  不要命了,你看串场河水流多急,又值隆冬,落入河里,不被淹死也被冻死。”“就是,那是你什么人啊?送人就不作兴早点来,非得等船开了再来,故意煽情啊!”
            虎子听人埋怨,也不恼,只是嗓音颤抖告诉人们说:“那是东家的宝贝千金,和自己青梅竹马。可是东家嫌自己出生雇农家,坚决反对正常来往。已经好多天见不到红玲,不晓得红玲怎么得到自己去台城学徒的事的,这会儿才急火火的赶来了。”
      噢!是这样,得知原委的人们松了一口气。
       说话间,小船顺水又驰了一段。看到虎子眼巴巴的眼神,老艄公并没有心软,相反安慰道:“有情并不在朝朝暮暮。等你学满师,得了本事,赚得大钱,姑娘更会真正喜欢。你这一去又不是上抗日前线,生死难测的。若是姑娘有情有意,下次乘我的船,我捎她去看你,如何?这一会就别瞎耽误大家的工夫了,这兵荒马乱的年头,大家都不容易的,大家说,是吗?”
    “是啊!是啊!”老艄公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虎子见此情形,不再言语,扬起灰色棉袍子的袖角抹了抹眼角的泪,只见岸上的小红点越来越小,呼喊声越来越弱,直至听不见。
       老艄公叹息一声:“生离死别皆为赚钱活命啊!”
       患场河水悠悠东行,范公堤巍然屹立,堤东,黄浊的海水凶狠拍打着长堤,腥味在空中弥漫。
      竹篙加上双橹,小船往台城进发。 
      台城如黄海边的一颗玲珑的明珠,城东飞 檐翘壁,二层小塔是魁星楼,城中淤泥河边巍巍古刹,乾隆皇帝御赐三味寺;城西,宝塔,唐建德年间建定海神针,海春轩宝塔,晨钟暮鼓,香烟袅绕上青天,森严大雄宝殿。钟灵毓秀,台城西溪泰山寺也。至东而西的七里长街如一条玉带将这些玲珑景点串联起来。
       船靠近新桥时,放慢了速度,新桥上人来人往,如同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上的光景,河两边商铺比肩接锺,商号的旗帜斜插出去,迎风招展,河下边载着各式货物的小船头尾下连。岸上的铺子及提篮小买的居民各取所需。各种口音及调门的叫卖声、吆喝声汇聚在一块,那真是一个热闹非凡的集市。
   七叔公立在新桥川菜流不息的人群中,使劲注视桥下的每一条小船,终天船蓬下印有水乡字样的映入了眼帘,满脸皱纹的七叔公脸上立马如烙铁熨了一般舒展开来。
     “这边、这边,泊这边。”他原本沙巴的喉音越发如敲破锣似的,虽然难听但穿透力却是非同一般的强。
      见到七叔公,虎子一直忐忑不安悬在半空中的心 暂时平实下来。老艄公也算完成了任务。
     “今天运气好啊!老板特地在等你,赶快 。”七叔公接过虎子的布袋拉着虎子的手往海陵钱庄而去。
      距新桥五十米,宁树街上第一家商号唤作永泰祥布庄,生意不是一般的好,一九三五年,在台城,它是与现如今台城望海路的大润发卖场规模等同的,四乡八镇的民众红白喜事进去采购,泰洲溱潼那边的民众也来采购,场面火爆,老板带领着店员忙得不亦乐乎!宁树路自南向北,西十字街口处与七里长街相接。永泰布庄斜对面朝东正是台城最大的钱庄,海陵钱庄。虎子未曾进门就听见噼噼啪啪的声音,以及叮当当的金属撞击声,内心稀奇极了。
       进得店门,沾了烂泥水的脚打滑,冷不丁一个趄趔,险些摔跟头,好在七叔公眼捷手快,一把拉住。“小心,这叫水门汀,相当的滑,快去外面把脚底擦干净,也怪我少交待,这孩子,一切得从头调教。”
      重进得门,虎子发现噼噼啪啪的声音源自六七个店员一齐在拨如水乡河里马蹄般的算盘珠子,而金属撞击声则是店员在清点银元。碧绿灯罩下的电灯真是亮刺得眼睛睁不开,看惯了煤油灯的乡村少年老大的不适应。    
        “走吧!去见老板。见了老板,可不敢造次啊!有问有答,不能乱来,有没有饭碗棒就看你的造化了。”  七叔公扯了一把发楞的少年,虎子如梦方醒:“这老板是什么样的神仙啊?!”七叔公不回答,只在前面走,虎子怯生生,亦步亦趋。
        “不许动!”突然一声大喝如天上炸雷,腰眼上又被一致重击,猝不及防,虎子发出痛苦惊叫  。七叔公回过头来,情不自禁大惊失色。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