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连续剧《新桥口恩仇记》之二  

2013-05-19 23:3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下报表,胡老板脸上掠过一丝微笑,自言自语道:“经营业绩差强人意。”左手摘下金丝眼镜,右手两指头捏住鼻梁一上一下轻轻搓着。视觉疲劳减缓过后,重新戴上银镜,胡老板拿起桌上的《申报》浏览。

日本人和俄国人在东北打得不可开交,国军和红军在江西打得也很热闹。新生活运动得到积极倡导,上海滩上影视明星花边新闻层出不穷。胡老板在股市信息版上止住快速移动的目光,认真打量起来。汉阳兵工这只股票涨势凌厉,胡老板两道剑眉,上下翻动,他右手取过算盘拨弄起来。

正在这当口,院中忽爆发打斗声,细听之下还很凶悍。胡老板不觉心中一惊,一把推开算盘,快速移开雕花太师椅,抢步拉开雕花楠木格门,来到走廊上。

打斗的一方是海陵钱庄的护院王大雄。大雄身高一米八,精瘦,一招一式颇有武林风格,而另一方则是一个毛头小伙子,虽然穿着长衫但难掩土里巴机的风格,双拳乱舞,腿脚并用,不断挨凑,但凭借一股蛮力,死战不退,技术派的王大雄倒也奈何不得。胡老板正打算观摩下去,突然拉架的七叔公嗓门高八度,几乎歇斯底里叫道:“停手,快快停手!!你们惊动了老板了。瞧,老板正看着你们哪!”

一听老板二字,王大雄先行撤招,跳出圈子外,双手作拱向立在走廊上的胡老板作揖,样子极其虔诚。虎子不由自主也收手向胡老板打量,但见那是一个个头中等的中年人,两道剑眉,鼻直口方,眉宇间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英武之气。虎子拉过长衫的衣角擦抹嘴角的血迹,同时情不自禁倒吸一口凉气。白天关在小船舱里,拉撒时长衫角沾上了秽物,虎子感觉十分呕心,情不自禁要吐,但忍住了。肚子很饿,于是又将反胃的东西咽了上去。

不等胡老板发问,七叔公抢先一个箭步到了走廊下,走廊很高,七叔公身材矮小,脸就几乎贴到胡老板的脚面上。

七叔公伸出形如竹节的右手指介绍虎子道:“他是我远房侄子虎,今天坐了一天小船来台城,我正领他来见你,王师傅以为是歹人,毅然出手,我这侄儿初来乍到,不识规距,贸然还上了手,我向王师傅陪不是。惊动了老板,我陪不是。老板,你处罚我吧!“

胡老板紧锁的眉毛舒展开来:“哦!原来如此。”与此同时摆摆右手道:“陈库丁,言重了。我正等你们,带上你侄儿,来办公室说话吧!”

“哎!来,来,来,虎子跟着我”

 两人随着胡老板来到室内。胡老板掸掸衣袖,在太师椅上坐定,七叔公和虎子隔着老板桌垂手站立。

“好吧!介绍一下你们家虎子的履历。我听着。”

七叔公毕恭毕敬道:“他大名叫陈虎,小名虎子。今年十六岁,上过五年师塾,在家排行老大。原来也打算送到县城继续读书,可是他父亲不幸中年而忘。家中顶梁柱子倒塌,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艰难,就托了我介绍到钱庄里来谋分差使。”

“噢,他父亲是怎么死的?”

“酒,喝多了,溺水而亡。”

“陈虎没有不良嗜好吧!”

    “没有、没有,他是一个纯洁健康的少年,我会拿生命作担保。为了我们钱庄兴旺发达,我哪能不知恩图报反而加害老板哩?”七叔公头点得如鸡子啄米。此情此景令虎子情不自禁对胡老板肃然起敬。

“钱庄不同于一般商号,来历不明,品行不正之人是绝对不能渗杂进来的。陈库丁在钱庄打工三十年了,人很忠厚老实,看在你举荐的面子上,我很信任。你要好好培训他,”

“是,老板说的是。”

 胡老板说话时目光一直在两人脸上扫来扫去,但见虎子面无表情,呆若木鸡。胡老板暗思,此种人要么是傻蛋,要么是能够韬光隐晦的大智慧之人。暂时留下,以观后效。

胡老板吩咐说:“叫虎子写两个楷书来看看”。七叔公赶紧的将宣纸摊好,笔墨纸砚摆停当,于是虎子握笔在手,求救似的盯着胡老板的浓眉大眼。

“随便写,放轻松点。”

七叔公眼睛珠子一转悠道;“虎子,你就写,生意兴隆通世海,财源茂盛达大江,再署名,陈虎。”

虎子点点头,拉开了架式。

一撇一捺象模象样,字写得还行,胡老板看在眼中,流露出满意的神色。等到写好呈上,胡老板说:“老陈啊!虎子就交给你培训吧!点钞,记帐,必须练得精熟,这样,有些行员家中有事,他就能顶用了,不致于缺人手,影响业务。最重要的一点,品格上必须锤炼,不能出差池。否则不但害了钱庄也害了年轻人一生。”

“这个,我知道,老板尽管放心。”

“好吧!近期,我有事要去上海,那边股票上的生意,一刻也不能没人盯,这边,你们大家要团结一致,精诚合作,把生意打点好。回头,我要召集大家开个会,布置一下。钱庄生意好,年底,红包会更多,对吧!

“是,是”听说红包二字,七叔公二目放光。

 “好吧!这事就这样办吧!带他去安排安排!”胡老板摆摆手。七叔公心花怒放,带着虎子出了门,来到走廊上才长呼出一口气。

“成了!呵呵。!”他笑得十分开心。

 来到宿舍,将包裹放到床上后,七叔公似乎也嗅见虎子长袍上发出的不雅气味,情不自禁一拧眉头,然后说道:“这样吧,今天你初到台城,就不去钱庄厨房吃了,七叔公,我自掏腰包请你下馆子,就算为你洗尘接风,然后再去澡堂子洗衣个澡,让你长长见识,意下如何啊?!”

一听下馆子,虎子口水险些流出来,内心无比情愿,嘴上却客气道:“啊!小侄,全听七叔公安排,”

“那就走吧!”出了钱庄,他们上了宁树路,但见膀子宽的街,两边都是商铺,店中灯火辉煌,女子身着花团锦簇的旗袍,风一吹,白花花的大腿根子或隐若现,虎子大嘴张得活不拢,推独轮车的、拉洋包车的、吆喝各种买卖的,虎子哪曾见过这等繁华,几乎挪不动步子。

“跟着我,可别走丢了,当心人贩子,把你拐走,卖作奴,充作军,你妈跟我要人,可要了我的命,那就叫作好人做不得了。”

这句把虎子吓得不轻,不敢贪眼了,亦步亦趋。

“今儿个,我带你去新坝上张福盛饭店品尝,那儿的鱼汤面可是一绝,不过那是早晨卖的,晚上吃菜。过些天,有空再去三元酒家。反正三元紧挨着钱庄,不急,先去远处吃好的。”

一路向南,经过台城盐司衙门,台城草炉烧饼店、出了宁树路来到西十字街口,虎子眼前一亮,因为路突然宽阔起来,从西十字街,他们又拐向了东边,七叔公指着地面介绍道: “记住,这就是我们东台著名的七里长街,在华东都首屈一指,闻名遐迩。”

 “七里长街哇!”虎子心跳加速,在水乡庄上,每每听见长辈谈到长里长街露出的眉飞色舞的样子,虎子如雷贯耳,魂牵梦萦,无比向往,不料真的踏上了七里长街,梦想成真了。这会儿,虎子内心油然生死对七叔公的感激崇敬之情。

香喷喷的味道随风飘溢,转眼间,台城最著名的食府张福盛出现在眼前,七叔公一指那红艳艳的匾额,介绍道:“看好了,那可是乾隆皇帝下江南亲自题写的,御赐的。”

找个单间坐定,七叔公大声招呼小二上菜。七叔公点了胡椒洋葱炒鱿鱼、红烧带鱼,要了东台陈皮酒。

虎子不吃酒,只吃菜,那吃相真是狂野,两只大鼻孔一呼一呼的,仿佛风箱一般,吃着吃着,就把袖子捋起来。

七叔公苦笑着晃晃冬瓜般的脑袋瓜子,说道:“吃慢一点,别噎着,没人跟你抢。”

如风卷残云一般的,两盘菜见了底,无可奈何之下,七叔公只好又点了两盘。此时,七叔公正酝酿着要将店中的一些事情交待,刚要开口,猛然一声巨响,吓得双箸落地,大惊失色。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