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新桥口恩仇记》之三  

2013-05-26 15:19: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非但七叔公丢箸大惊失色,张福盛饭庄在场的所有食客闻声都扭头往这边瞧过来。各位看官也想知道个中原委,说出来,真是把人又可气又可笑。原来来自水乡的穷小子陈虎饿了一天,乍一来到台城著名的食府,乾隆皇帝御赐牌匾的地方,食欲大振,真个是称得上狼吞虎咽、风卷残云。看到没菜了,穷小子又猛跃起身,神态相当猴急,可是穿惯了短衫的穷小子第一次穿长衫根本没有领会穿长衫的要领,人起身要先将齐脚长衫的下摆召起来才行,他那么奋不顾身起身捧碗泡汤,没料想长衫下摆勾着了长凳的腿儿,结果凳子被提离了地面轰然而倒。于此同时,穷小子陈虎又长长地放了一个屁,穷小子正值少年,五脏六腑健康,那屁声极端嘹亮,凳倒地磕着水门汀的声响与屁声两相聚合,结果那一刻相当恐惧。张福盛在苏北古城算是顶尖的食府来这儿用餐的皆是县直机关衙门、盐司的官员以有钱财阀家的太太小姐们,他们吃有吃相、坐有坐相,都是有头有脸的文明人,哪曾见过这等饕餮食物的小人物,获知事情真相后,情不自禁嗤之以鼻有之,交头接耳有之、窃窃私语有之,开怀大笑有之,好不热闹。搭洁白毛巾的店小二急急上前帮忙将衣凳分离。
        “对不起了,各位,没事了,请慢慢享用。”小二四顾作揖,然后细瞧了陈虎浑身上下,但见灰白色长衫是粗布的,皱巴巴的,下摆还有一小块补钉,每天接待三教九流食 客无数的小二马上明了这是个刚来到台城混生活的穷小子。于是有些不敬:“嘿、嘿、嘿!我说这位小哥们,可要注意点吃相啊!影响其他食客的食欲,砸了生意,可吃不了兜着走。”一边的七叔公大惊失色后闻小二一席话,情不自禁面红耳赤,暗思,跑堂走菜的小二也是个打工的劳动人民,怎能如此狗眼看人低,虽说自己也是打工的,可自己在钱庄打工,算白领阶层,薪水比小二多得多,正欲发火帮虎子抢白几句,然而转念一想,到嘴边的话又情不自禁咽了回去,你道为何?原来打狗要看主人面,因为张福盛的老板是个脚踏黑白两道的响当当的人物,还是海陵钱庄的重要客户,因而七叔公也不敢贸然造次,只是淡然道:“好了。好了。晓得了。去做生意吧!”小二倒也知趣:“敢情七公的亲戚啊!没事,没事。”没奈何,七叔公又赏给小二几个铜板方才息了这场小风波。
      “屁大的事,当然没事”七叔公没好气道。对面虎子打着饱嗝,显然吃饱了,还用长衫的衣袖拭抹嘴角的油污。这会儿腾出空东张西
望、左顾右盼了。
      “叔公,方才你为何说我爸是溺水死亡的?我爸可是得了唠病才死的。不是为了给他看病,我家也不会一贫如洗了,本来,我家也是富农,也有不少田哩!唠病真是可怕啊!吃人血馒头也不顶事。”
    “打住,打住。正要跟你说这事。现在人们最忌讳什么?就是传染病。这是张福盛饭庄,更不要说这晦气的话。在这儿打工的服务生们可不是容易谋到差的,必须去城西天主教会的仁爱医院取得健康证明方才录用啊!那证明可不是平白无顾就能到手的,得交钱,还得被抽去三筒子殷红的血做化验。血多么珍贵啊!我怀疑那些医院抽这么多的血化验是假,大多数都进了血库,以备不时之需,用来卖钱牟取暴利了。假如对胡老板实事求事说你爸是得肺劳病死亡的,胡老板能放心用你吗?这病可是要遗传的,假如你身上有病菌,把钱庄里的伙计都传染起来,那钱庄还不关门大吉?胡老板还不被搞破产了?就是你花钱搞了健康证明,胡老板也不会放心雇佣你,也就是看在我服务钱庄几十年的面子上,胡老板第一次话宽了政审,这可相当的不简单哪!”
       虎子伸舌啖一下两片厚嘴唇,连连点头,联想起自己昨天还在乡下破旧的屋子中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贫困生活,这会儿却能酒足饭饱,立刻感觉到这份工作来之不易。
        “七叔公,你真聪明,我打心眼里感激你的栽培!”
            七叔公摆摆手又道:“这才是刚刚开始,想当年,刚来海陵城时,我也象你这么年轻,也是啥都不懂,两眼一抹黑,吃了不少亏!”
         “吃亏?七叔公也吃过亏?”虎子一双细眼睁得老大,等待下文。
          “是啊!年轻时,谁没吃过亏。好了,不说我年轻时的事情,就说你现在吧!”几杯东台陈皮酒下肚,脸红耳燥的七叔公话匣子打了开来。?
          “   就说你刚才将凳子倒掉的事,假如放在家乡农村,根本不当回事,那儿广阔天地,路广人稀,呼呼啦啦喝汤、牙齿磕食物叭叭脆响,交谈象吵架都没人理会,放在城里可不行啊!你要遵守城里的规则,不管做哪桩事情都要跟城里人的做法看齐,否则,你就混不下去,就得从哪里来还背着铺盖乖乖滚滚回哪里去?这个,懂不懂?”
         酒足饭饱后的陈虎心定了下来,认真倾听着七叔公的牙缝中蹦出的每一个字。边听边转着脑精,敢情要将自己尽快改造成城市人啊!
        “懂、懂、懂,就是师熟先生说过的入乡随俗啊! 出门前一天,阿妈千叮咛,万嘱咐也是说的这个意思。”
         说着话,陈虎将歪斜的身子坐得笔直,全神贯注注视着陈叔公。“这还象个样子,不错,孺子可教也!”七叔公喝了一小口酒,正欲拣根鳝丝放入口中,刚到唇边,忽听招呼之声,抬眼一瞧,慌忙起身还礼。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