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Ten years  

2014-01-19 16:33: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笑眯眯说“我要答谢大家,请哥儿们聚一聚!”其时,我心中很烦恼,暗思没理由,有什么好聚的,于是告诉他说:“你们玩乐吧!好意,心领了,但活动就免了吧!。”

      试想,在社会上吃得油嘴滑舌,一旦回到寓所,面对粗茶淡饭,如何还能够象颜回那般一箪食、一壶浆、一瓢饮,信守自己的清贫之道哩?肯定不行的。

       这样思考非常有道理,现实已经迫在眉睫,那会儿,职工双选之风已经风满楼了,与往年不同的是,一个山头中必须交流出三个喽罗兵,末位淘汰,情不自禁暗思,这一次非走下岗之路不可了。

       下岗后做什么哩?我得养活自己啊!年过五十,能做什么?除了在电脑上码几个汉字,一无是处。不过绝处逢生的是,通过观察,我忽然发现不少社区保安都是花甲之年的老翁充任的,不需任何特长,只须消耗时间,看来,我能做那个糊口。当然,颈椎、腰椎、胆囊炎、严重的肠胃炎等诸多的职业病,三十多年日积月累,已经把我折磨得外强中干,通宵达旦不睡觉,恐怕,我一个做会计出生的体质无论如何难以望那些农村来的老头项背,极有可能干不过多久,我就要命丧黄泉,而为社保基金理事会省下一笔费用了。不是万不得已,不能去当那个保安,保安头儿也不是好惹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到处都存在压迫,没有压迫就不叫人类社会。

      结果还是免不了愁肠百结,要生活,狡兔三窟才好。于是,我马不停蹄积极探寻能够维系生存的路。

     我用为数不多的零用钱买了逆回购,当天得了一块八角钱,那一天,我欣喜若狂,暗思这一元八角钱能购半斤大米,我每天吃不了三两,看来,我不需立刻去当保安了,由此,一颗焦躁的心稍微得到安息。

     时间不紧不慢周而复始,它是世界上唯一公平的东西,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它的行走速度,我还能够享有公平的时间,对于这一点心满意足。

     那一天,当我全然忘怀了S的请约时,S再一次幽幽地说,请我晚上一块吃个饭。未及我搬出托词,他紧急着说道,明天,他要走了,去另一个山头当差。一瞬间,大脑嗡了一声,一片空白,这一句要走了触动心弦,眼泪险些夺眶而出。看抗日神剧时,面对尸山血海,男女主人公泪流满面时,我总想这有什么可动情的,如果身临其境,我会坚强不哭,然而,看来,我错了,还是摆脱不了当一个感情动物,这一句话就让我把持不住了,我于是毫不犹豫答应了赴饭局。

     此后,我心乱如麻,往事止不住喷涌进心头。与S第一次相识恰恰发生在十年前的一月份,也就是如今分别的月份。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巧事,十年,十年前正是2004年,那年一月份,第三次职工双向选择,我落岗了。陈奕迅演唱歌曲〈十年〉,我觉得好听,刘若英演唱〈十年〉,我更觉得好听,想不到在我的身上也烙上了一个〈十年〉的故事。

一个没有人去的小山头,我别无选择,去了。铁栅栏内,六平方米,还设有卫生间与灶台,四个人要蹲在里面做金融服务,我去过旅顺的日俄监狱,感觉这样的工作环境连安重根的监房都不如。门前一条河,河对岸的民房全部被拆光,满目疮痍。

那时薪水,我只拿200多元,其余都得靠绩效,上头大头目不时来督促增收,因为其他山头盆满钵满,捷报频传,而我呆的小山头入不敷出,眼见得绩效泡汤了,我的心失落非常。果然三个月份后,大头领分绩效,其他山头人均6000元,而我呆的山头,人均700。2004年一季度,我就靠了每月400多元养家活口。改革开放的蓝天下,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可见端倪。我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因为自视缴纳不起通讯费。如此,任何投资渠道都接触不到,就靠400元薪水度日,经常饿得头晕眼花。如果不是有着担负家庭的责任,我会一死了之的。

 其时,S与我一个山头,他是头领。寒冷的冬天,他从家中带羊腿煮给大家吃,虽然承受着来自更大头领的压力,但是他内心痛苦的同时,面上却表持着乐观的容颜,让我度日如年的心不致于绷裂,在钱袋子干瘪的情况下,他借钱请我去红房子改善伙食。应该说没有S无微不至的关怀,十年前的那个冬日,我极有可能暴毙于向阳桥或者河垛河边。理想很美好,现实却十分残酷,我敢说假如卖火柴的小女孩或者祥林嫂在风雪交加的深夜能够遭遇S的古道热肠,是定然不会出现悲剧的。

 S此后辗转了好多地方,孔子说,不患人不知已,患已之不能,S的能力总是不用他毛遂自荐,就能屡屡得到提拔,而我却不行,呆在一个地方就象罗丝钉一样,直到生锈剥落,我不怨天尤人,只是默默祝愿S能够前程似锦,因为好人有好报应该成为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引导日下的世风清辙透明昂扬向上。

第二次相逢已经是2007年了,在步行街尽头,那一年,中国股市出现了疯牛。上至八十三,下至手中搀都知道买基金、股票能够赚钱、不劳而获、不想参与体力劳动。我成天处于超负荷劳累中,不停开户,忙得焦头烂额!在这节骨眼上,S被派来帮忙,他的工作能力很强,那么多的证券开户,他都揽了去,让我有了休养生息的功夫,可以说,S又做了一回我的救命恩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无论如何多苦、多忙、多累,S的脸上都挂着自然的、灿烂的、乐观的笑靥,当我悲观失望、穷途末路、伤心沉沦时,看到他的微笑、听见他热情、爽朗的声音时,内心的阴霾立即消失了许多,活下去的支撑瞬间就得到了力量。

 股市疯牛死了以后,金融市场又开始了波澜不惊的死气沉沉的局面。S又被派往其他地方。他的能力确实非同一般,各种证书摞而等身,江苏省分公司闻其名声,调他去省城工作。我听说以后,由衷替他高兴。

 我以为这一辈子,不会再有一块工作的机会了,然而想不到上帝竟然又给了第三次相逢。

 那是三个月之前的事了,他也来到了中十字街口。然而这一次,我却经常朝他发火。现在想来,或许是因为我被压抑久了的原故。很显然,比我职位高的人,我怕与他们交流,而没有共同语言的人,又懒得与他们交流,结果,我总是独自向隅、落落寡欢,而他来了,因为平等,因为他的平易见人,结果骨子里爱争论的本性才又获得了释放,当然他不免也有看法,指出我欺侮他。现在,我懊悔了,这世界上,就我没有欺侮人的资本,因为我没有本领。发火只是暂时的放纵,而把他当撒气包,现在后悔莫及。

他要走了,他的能力比我强多了,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别上,如果他不走,那走的人就是我。去做保安?凭着几毛钱的回购收入度过一天?那些想法就会真为事实。没有头目愿意要我,因为我嫉恶如仇的文章会揭露得他们体无完肤,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日薄西山、气息奄奄。

他毅然决然挺身而出走了,他知道一旦我落岗,一无是处,必将流落街头,而他总会找到出路的,我终于又得一次苟且偷安、苟延残喘的机会。这是什么情谊?鲍叔牙之于管仲的情谊啊!

 我还能虎下脸来说,不去赴宴吗?不能,绝对不能。舍命陪君子,必须的。那一晚,醉了,酩酊大醉,醉如一滩烂泥。

 S,那情、那谊!只待第四次相逢还了!晕晕沉沉中,耳边,一次又一次回荡刘若英演唱〈十年〉的声音:十年之前,我们不认识……….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

S全名;Sea side。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