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缅怀曹润森同学  

2017-03-12 18:1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7年,除夕将近时,突然传来曹润森离世的消息,内心免不了格登一下,陡然升起一种复杂的情愫。消息是通过微信同学群传播而来的。我不在同学群中,但是我的同事又兼高中时的同桌同学老房却在同学群中,也正是因为他一声悲怆的惊叫让我获悉了那样的噩耗。37年前,同学时代,除了写信,彼此没有通信设备,而三十七年后,尽管同学散落在中国的四面八方,但手机微信却能快速传递信息。我疑惑问道缘何获悉远在深圳的同学曹润森消息的,老房言道,有位同学和老曹的妹子在街上相遇获得的信息。唉!闻斯言,我长叹一口气,知道不会是网络假新闻了,与此同时也深深地陷入深思之中。
            时光倒回到1978年,那时,我是一个16岁的少年,初中毕业没能考上中技也就罢了,可是连靠近居所的东台县中学也没有上到,却要跋涉到三里开外的东台师范附中去读高中。那时候的高中不要考试,而是分区域就读,但是我的遭遇却第一次令我对东台县的领导者起了怀疑,开始懵懂的了解到社会关系对人生发展的重要作用。我一个稚嫩的少年没有勇气去县教育局喊冤叫屈,只有乖乖就范,起早贪黑去三公里的东台师范附中上学。东台县中学在城中间,而师范附中却在东区的城乡集合部,与东台火葬场隔204国道紧密相望,风向适宜时,肉发烧焦的味道呛满气管,让年幼的我对死亡埋下了习以为常的种子。而环顾我的同学们,感觉他们面孔相当陌生,仿佛两个世界的人。我身处县城中心区生长于一个财会世家,长得细皮嫩肉、文文静静,而附中生源绝大多数来自于东台砖瓦厂也就是传说中的东窑,因为他们的父辈从事制砖那样的苦行当,因而他们也个个生得五大三粗,比同年的高出一头,曹润森同学在那群学生中更出类拔萃,孔武有力,成熟干练,老师任命他为体育课代表,因为他强壮的体格,同学们丝毫没有异议,一致举手通过,这在现在看来,校舍虽然丑陋不堪,但校风还很民主,对于教育也算难能可贵的了。
           因为人高马大,曹润森同学当之无愧坐在最后一排,而我却坐在靠讲台的位置,粉笔灰吃得不少,这为后来顽固的气管炎埋下了伏笔,而老师的唾沫心儿想必落到面庞上也不少,这也为后来面有菜色提供了注脚。我好羡慕坐在后排的同学们,于是课后经常去后排转转,偶尔见到曹润森同学为完成作业愤笔疾书,感觉他写的字迹好美,动作非常潇洒,十分尊崇他,至于作业正确与否则另当别论,因为他毕竟只是体育课代表。
          高中两年时光过得相当快,感觉没掌握多少知识却要被苦苦相逼硬着头皮去参加高考。翻来复去看书,死马当活马医,那日子真与囚徒没什么区别。我可能一个多月没去澡堂子了,才打倒四人帮,澡堂子人满为患,我没钱也没空,有的就是上学放学,我不知道如何听到了曹润森同学与其他同学的谈话,也要求去砖瓦厂浴室洗澡,曹润森同学答应了,他的父亲在东台砖瓦厂还是一个中层干部,带几个同学去洗澡是没有问题的。
        现在回忆起来,感觉砖瓦厂浴室的池中水真黑仿佛墨汁一样的,也难怪,烧砖瓦的工人跟白居易《卖炭翁》中的老头从事的行当大同小异,无论如何也干净不起来,而我就在那样的池水中清洁了一次,感觉十分过瘾,内心情不自禁充满了对曹润森同学的感激之情,因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洗热水澡对于小老百姓来说实在太困难了,每当有幸洗过一次澡后,都情不自禁产生脱胎换骨的舒畅快感。洗浴过后,各自回家,上高中时,彼此都是身无分文的小屁孩子,交往自然而然就是古代仁人推崇的君子之交淡如水,时代环境造就人,不需要刻意说教打造,本色就是如此。
         虽然获得了洗澡的快乐,但却令班主任戈大华老师对我产生了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因为那天上午,语文教员出生的戈大华老师打过招呼,他说傍晚同学们不要早退,要分班排位子,帮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同学开小灶,我是榜单有名的,但我自恃学业出类拔萃,就开小车了,少时不知道进入社会自身前途的重要性,对戈大华老师的那份殷殷关切之情还颇不在负,不以为然,而今三十多年过去,每当深深感觉社会关系玩转不灵,自己只是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人,并感到当初的幼稚毁了后来的前途。没有背景人家的孩子要想获得社会上的好地位,只有一条道好走,那便是读书,读、读、读,书中自有黄金屋,哪怕有一线希望,一个好孩子是不应该放弃在学业上面的努力的,现在发这番感慨正应了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的古训。
         谁若游戏人生,谁就被人生游戏,这话一点不假,一个月后,我就为游戏人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因为高考,我名落孙山。眼睛近视身体孱弱的我没有基本踏上社会,只有听从戈大华老师的安排读高三,也就是高考复习班,而孔武有力人高马大的体育课代表曹润森同学却在社会上精准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通过了体检,光荣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那天,当他来到了高考复习班,告诉我们这个消息时,因为前途未卜,我的感情非常复杂,自然神情默然极了,没有零用钱的穷学生,自然谈不上把酒换盏的送别,只有目送与挥手的那一刻。
         因为曹润森同学高中一毕业就踏上社会,我想我也不能再吃闲饭,结果对高考复习班的嚼烂面味同嚼腊,没精打采。戈大华老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然而内因是变化的根本,实在拉不回头的牛也只有放手了,恰恰此时,人民银行招国家干部性质的员工,戈大华老师为我作了人生的一个重要安排。
         脱离学校迈入社会的最初时光感觉轻松,然而时间一长,便情不自禁感觉社会如同酱缸,五味杂陈,生存困难,假若不是为了挣活命的薪水,极早踏入社会是一个错误,因为人生许多乐趣会早早被剥夺。我没有任何人脉,在银行中就干数钱的活计,反来复去想的就是一至一百的阿拉伯数钱,左手算盘右手纸币,与灰尘为伴,年纪轻轻便如机器,欲哭无泪,数理化文史哲都白学了一场。
          日子一天天过去,不过1983年的春季的某一个夜晚,当我从台城新坝徒步回到台城东区新民大楼,踏入二楼门槛前,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原本疲惫不堪的我情不自禁精神一振。进得门来,果然没猜错,曹润森同学正在和我的母亲聊天。在东北沈阳军区服役几个春秋的曹润森同学话语中掺杂了北方人的腔调。我的母亲煮了面条卧了两个鸡蛋招待他,他吃得香甜美味。我是一个实足的宅男,但曹润森同学退伍回到家乡不久就来看我,我觉得倍增意外,尽管他是空手而来,我还是深深感觉高兴。
              他分到东台石油公司工作,那也是响当当的国企,我为他感觉兴慰。在这个社会上,没有家庭背景,进入好单位难于上青天,和平年代,人的美好前景较大程度上取决人脉,这是千古不变的规律,规律是无法改变的。聪明的人顺规律而生,笨蛋逆规律而亡。这个期间,曹润森同学在台城广交朋友,居然,我的同事与他的热络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也难怪,上苍早已将我定位于宅男。
           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刚工作的我享受25级国家干部薪水待遇,36元钱使我和母亲告别了衣食无忧的日子。母亲是一位旧式家庭妇女,从镇江、扬州、高邮到东台,再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日子有了起色,她便也向往起外面的世界,正巧,我的三哥哥其时正在北京读大学,三哥对母亲非常孝敬,他愿意满足母亲的愿望,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那一年,大年初一,他就带着母亲北上去览胜燕地古都的风景了,而我被留在苏北小城,为什么不邀我同行哩?刚刚经历十年寒窗的少年对外面世界的精彩也是相当向往的啊!何况我有了固定收入。母亲外出了,带走了原本不多的年货,那烧煤炭的炉子,我又不会摆弄,才正月里,我便感觉日子不太爽。某一天正在懊恼,来了电话,一接,却是曹润森同学邀请我去他家吃中饭,这好似大旱逢甘霖,我也不推辞,下班后便径直去了。好多同学都在,那桌子好大好圆,曹润森同学的父亲非常热情,妹妹来来回回端菜上桌,比饭店服务员热情,他的妈妈、弟弟,总之他的家人们给我留下了难忘的美好印象,后来一打听,如此丰盛的家宴却是源自于曹润森同学的小生日,我那时立马涌出了些许遗憾,假如早知道,带些礼品去也算周全礼貌了。
         往后的日子,我们1963年的一代人逢到了改革开放,天空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曹润森同学自然不甘落伍,先是听说他去了广东阳江发展,而后便不关注了,因为我自己也处在改革的阵痛之中,原本好好的国家干部一下子改革成了合同工,如履薄冰,时时担心下岗失业,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2011年春节,我在步行街上的一家银行上班,薪水少得勉强维持基本温饱,彼时,曹润森同学又来电话请我和同学们吃饭了,与上次不同的是,那时只有单位有电话,而许多年过去,手机普及了。听说曹同学事业有成,在深圳,拥有自己的公司、在苏州也有自己的公司,还是深圳台城商会的会长,这让我听为观止,深深为他高兴,情不自禁也为同学中出了翘楚倍感骄傲万分。
       那一晚在台城东区的军转大厦4楼,名烟美酒佳肴皆由曹润森同学独资,他的随行女伴也很配他,老曹发福了,与电视剧中的那些成功人士便无二式,我想起他年轻时过生日那一次,我没备礼物,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回请他,他说时间紧,任务急,一再推辞,但经不起我和春根、东升、国祥的一再相邀,最终给了很大的面子,答应了,趁热打铁,第二天晚上就在东台奥林匹克饭店请了两桌,大多数同学都到了,我们四个人出资的,我出了700元。有个女生不是一般的聪慧,当我们4人去给老曹敬酒时,她笑盈盈说我们是4个发起者,好象所有在座同学都出资了似的,相反某些同学姗姗来迟,似乎相当的不情愿,算了,我真的是看在老曹那一年正月里请我吃饭的情份上,也不便和那些同学计较了,不过此后,我便对诸多的同学聚会失去了兴趣。聚会能有多少是真诚的联谊?不外乎显摆与投石问路拉关系两种情形罢了。
        聚会之后,各奔东西,我便又过着那种成天被任务折磨的的日子,不知生活乐趣为何?时间到了2016年,刮起了微信建群的风。我对那种虚拟的社交自然不感兴趣,而多数男女却乐此不疲,抢红包,发图片新闻、扯晕笑话,似乎是生活的全部,而我总是不快乐。就在2016年将尽之时,听说老曹的不幸,心中情不自禁顿感凉迷茫。据说老曹已经是第二次中风,引发肾衰竭所致。我思忖也许在深圳那边,为了业务应酬之事,老曹同学太拚命了的缘故。
        老曹走了,他是有能力的,而我这个无功匠石却依然苟延残喘于此功利至上的尘世间,羞愧万分,假使上苍让无能之人可借期寿与有能之人,我倒是十分乐意去做的,只要有能之人解决了我那些家庭间的困难,没了后顾之忧,何尝不可?可惜世间之事,总是事与愿违,我惟有对先走之同学缅怀而已,其他又能怎样?毕竟不知何时,我也去了,化为尘土而已。
       安息吧!曹润森同学。果有那个世界,我们会相聚再叙以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