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sdtyzy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东台工行职员

网易考拉推荐

小城风情 第一章  

2017-06-17 18:2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广播开始放歌曲了——《我们是八十年代新一辈》。旋律欢快,歌词易记,从教室中陆续走出的学生们象极了刚出笼的小鸟,有些爱好音乐的同学情不自禁就和着校园广播放出的旋律哼唱着,听上去更象吱吱喳喳的小鸟。寂静的操场有了孩子们的身影象刚睡醒似的产生了灵动的气息。
       快啊!抢占篮球操,大战三百回合,庄健康近乎炸雷般的爆喝,激发起一大批追随者勇往直前,真象潮水似的,这是青春的气息,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柯文见此情形深受感染仿佛也年轻了许多。他合上讲义夹在腋下,随后走出教室。路过篮球操场,庄健康已经生龙活虎干起来,一米七六的庄健康同学如鹤立鸡群,身板虽高但不臃肿,他是一个灵活的中锋,在他引导下,小伙伴们长传短打,抢篮板、三分球等等,打得有声有色,庄健康每进一个球,都会惹得不约而同的欢呼声,女同学们的尖嗓音犹其显得夸张,就象一把锋利的剪子要将低气压的天空撕裂一般。
       不喜欢穆铁柱那种铁塔形巍然屹立的中锋,就爱死了庄健康这种冲锋陷阵式排头兵中锋,太享受了!太过瘾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尽最大分贝近乎呐喊评价着,男女同学都点头认同,柯文闻声扫描过去,大吃一惊,怪不得嗓音如此熟悉,原来却是他的宝贝女儿——柯海燕。这么狂热的欣赏近似崇拜,柯文郎俊的脸上掠过丝丝阴云,与他女儿柯海燕激动得绯红的双颊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柯文现在很盼望来场暴风骤雨让烦躁不安的学校操场重新回归平静,好将学生们禁锢于教室,沉浸于题海战役中难以自拔才好,马上就要高考了,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柯老师情不自禁痛心疾首,他看不下去,径直往教师办公室而去。
        柯老师屁股刚一落座,就奋力挪过一大摞本子龙飞凤舞挥笔改动起来,说实在的有着二十年教学经验的柯老师对于嚼烂面成千上万次的语文题目,改动起来实在是轻车熟路,只不过本子数量太多,又口干舌燥讲了45分钟,也感觉支撑不住。他停下手中笔,轻轻推开作业本,打量起窗外,篮球场上鼎沸人声依稀入耳鼓,往常,他为之兴奋,而今天则有点乱,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女儿那张兴奋神情满胀的瓜子脸,那是一张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如二月娇艳桃花盛开的面庞。
         天遂人愿,突然闷雷阵阵,仿佛要将天震塌一般,伴随着如墨的乌云,真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狂飚飞落,飞沙走石,无论高大的白杨树还是无人知道名字的小草都扭着各自身躯尽情摇摆起来。热极生风,此言不虚啊!做各种运动的男女学生们如鸟兽散,抱头鼠窜,喧嚣的校园安静下来。柯老师被老天爷磅礴大气震撼住了,他似乎想到又该轮到他闪亮登场做点什么了,然而校长已经高瞻远瞩到他前面去了,就听喇叭中校园歌曲嘎然而止,随即播诵校长办公室紧急通知,大意是各班主任老师立即行动起来,在大雨降落之前,放学,让同学们安全回到各自的家,同时取消当天晚自修。于是,柯老师又象离弦之箭飞奔向高二(四)班。
          “同学们,请各就各位,安静下来”。高二班主任柯文在学生们的心目中相当有威望,话音一出,立马,乱糟糟的教室秩序井然。
           “本来,这些天,对于你们这些参加高考的莘莘学子已经到了冲刺阶段,分秒必争,但是,今天天气反常,对于我们这个处于纬度32度的亚热带华东沿海城市,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不防患于未然,有可能出现恶性事故,方才,广播中校长室的通知,想必大家都知晓了,这个世界上,人的生命是第一重要的,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一道闪电,紧随着仿佛行将震塌教室走廊的闷雷使得众多女学生们情不自禁发出惊叫,柯海燕的尖嗓子犹为响亮,男学生们脸上也露出了恐惧,只有庄健康同学端坐,如泥塑木雕,好有泰山崩于前而不惧的气概。一旦开讲便口若悬河的柯文老师意识到必须收敛自已滔滔不绝惯于卖弄才华的习惯了。
         “长话短说,今天提前放学,晚自习取消,同学们在家自觉温习功课,路上注意安全,如果下雨,就近找地方躲避一下,千万不能关键之时感冒。”柯老师的叮嘱声被课桌椅的撞击声学生们的重重脚步声淹没了。
           两个人未动,一个是庄健康,一个是柯海燕。
           “庄健康同学,你怎么纹丝不动,安之若素啊!趁现在雨未来,赶紧回家吧!”
            庄健康正准备做一条解析几何的题目,闻言只好抬头回答道:" 我刚刚搬家了,那一带相当荒凉,假如突然间暴雨倾盆,我会淋个兜头盖脸如鲁迅笔下被痛打的落水狗。“柯海燕被落水狗三字逗得噗嗤一笑,明眸中流光溢彩,那神情让身为父亲的柯文老师尽收眼底,心中为之叮咚,十分不安。”另外,更要命的是那房子还没有通电,晚上复习还得干凿壁偷光的活计,节骨眼上要命啊!“庄健康依然自顾自表述着。对于海燕,柯老师自然不用问,她是要和自己亦步亦趋的,只不过让他们两个共处一室终究不好,丫头那眼神,那广场上的尖叫,没准儿对这小子包含爱慕之情,关键之时,芳心一动,高考分数差之毫厘就谬以千里了,这可是关系到一个人在这世界上生存立足质量好丑的头等大事啊!
           ”健康同学,你还是赶紧回吧!这可是校长室的命令,另外,你迟迟不回,你妈妈也会望眼欲穿的。话说回来,你的成绩非常好,不出意外,一本大学之门已为你敞开了。好学生不争这一晚的,差同学再给他一百年,那也无济于事啊!“柯老师一脸的真诚,庄健康感觉实在句句有理,无可辩驳,只好乖乖收起书包走了出去,柯海燕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的神色。这没有办法,现在不是儿女私情之时,柯老师鼓舞了女儿几句,要求她一起去教员办公室,然后坐柯老师的28凤凰自行车回家。
           风一阵紧似一阵,天空乌云如恶魔乱窜,伴随着电闪雷鸣,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模样,胆小如鼠的人已经龟缩在屋角瑟瑟颤抖,然而孔武有力,身材魁梧的高中生庄健康却在好似妖魔乱飞的世界中昂首阔步。偶尔的惊雷也使他情不自禁遭受强烈震撼,但是想到面容憔悴、步履蹒跚的母亲,一切的恐惧都不在话下,正如柯老师所说,母亲不见儿子回家会提心吊胆为之深深担忧,但孝顺的儿子也同样心系母亲的安危,母亲害怕电闪雷鸣,有儿子在身边,一定会心定神安的,想到这些,庄健康背起沉甸甸的书包,狂奔起来,篮球健将果然跑姿骄健,如同草原上一匹飞跃的骏马,画面太面,惊艳极了。庄健康书包中教科书上有俄罗斯作家高尔基谱写的《海燕》,而苏北黄海之滨的小城街道上却有暴风中的形如奔驰骏马的高中生庄健康同学。徐悲鸿无缘此画面,不然,一幅不朽之作又将诞生。
        在小城的青石板道路上飞奔可不同于在茫茫大草原上,后者平坦广阔无垠而前者坑坑洼洼可是几十代市民的足迹踩踏的结果,也许八抬大轿中端坐着范仲淹、晏珠、吕夷简、魏源等达官,轿夫也是在这条号称七里的长街上,歪歪前行的,每当庄健康同学在瘦窄而悠长,形如戴望舒撑着油纸伞丁香姑娘走着的雨巷的街道,就情不自禁回想起语文老师柯文激情飞扬的眼神,唾沫四溅如飞珠碎玉,第一排女生躲之犹恐不及,长期以往,白净的小脸蛋上都浮现起了星星点点的雀斑,这似乎有点暴殄天物的味道,然而柯老师太激动了,他崇拜在小城工作过的名人,他的工作就是发掘培养小城中的人才让他们走出小城,如此柯老师就象一个杰出的工艺雕匠竭尽所能渴望出产精品,前者的对象是物,而后者则是人,细想下来也是异曲同工。风雷激荡之时,庄健康同学实在腾不出丝毫时间回味柯老师绘声绘色的讲述,因为他要赶时间争速度抢在雷雨到来之前回到家与他的母亲团聚,好让老人家放心。
        长街其实不到七里,小城人就是有点阿Q精神,省怕把小城历史说得黯淡无光,也要想方设法为其加油添酱一番,过向阳桥、跨新东桥、经过新坝上人民银行、越北关桥,七里长街也就到了尽头,如果不是新近搬迁,庄健康早进家门了,他的家就在小城县政府旁边的巷子中,政府大院都是在城中心的,当官的绝对不会去穷乡僻壤上班,这是真理,然而现在家已经搬到城外去了,在田头上有一排孤零零的新建的房子,不通水也不通电,生活困难,在高考这种人生路途的节骨眼上,庄健康同学遭遇野蛮搬迁,还沉浸在书本中的庄健康同学百思不得 其解。
         看到家中窗户内摇曳的烛光,庄健康终于松了一口气,情不自禁放慢了脚步,然而就在这行将到达终点的一霎那间,暴雨兜头盖脸倾盆而下,立刻庄健康淋得象落汤鸡一样,头直摇,他企图骐骥一跃,但却暂时耗尽了精力,只能迈着深重的脚步一点一点向前挪移。
         妈妈开门看见惨不忍睹的儿子浑身挂满水珠,脚下湿了一大滩,情不自禁心疼万分。老人家嗓音发颤眼神中透射出无限爱怜意味嗔怪道:“这么大的雨啊!不知道躲?!又是泥、又是水的,快快脱下,换身干净的,这节骨眼上,着凉感冒了,怎么了得!?”
         庄健康边甩水珠边摘下书包,同时嘟哝道:“本来的居处多好,在城中,离学校不远,一会儿就到家了,现在这地方,出了城还要走一段田埂,无遮无挡,我想躲雨,可是难找屋檐树影啊!"说到此,庄健康不无埋怨道:“我就搞不懂为什么迟不搬早不搬,偏偏轮到行将参加高考的节骨眼上搬家,真要了老命,要知道这可是人生的关键路口高考啊!考上了就锂鱼跳龙门,考不上的话........"庄健康眼睛迷茫,说不下去了。母亲本想就学习督促两句,然而儿子的觉悟已经很高,不经意间就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情不自禁也难过起来,相反,觉得自己对不起儿子。
        母亲说道:”哪里是我们要搬家,你也看到的,那原先的房主逼迫得多凶,谁叫我们不是小城的原住民,谁叫我们穷,没有能力置房产,住的是国家经租房,现在政策变了,把经租房退还给原房主,我们这些房客当然被苦苦相逼了,好在国家还另外给了安身的地方,要是在解放前,我和你就要流落街头了,只是暂时不通水电,有点麻烦,不过咱不气馁,还有油灯蜡烛哩!从前匡衡凿壁偷光不也成了宰相了吗!?范仲淹天天喝粥也当了宰相了吗!?学习不在客观条件还在于自己努力,对不对?“母亲只上过三年私塾,然而对于知识活学活用,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庄健康不平的心情不经意间得到了熨平,好吧!自然宰相总是穷人出生的担当,看来穷苦还是一种幸运了,算了吧!还是看几页书、做几条题目、背几个单词,搞点积累,宰相太遥远,能找个相样工作解决温饱就很不错了。突然间一个喷嚏打断了庄健康的梦想,丝丝寒颤袭上心头,母亲见状,满脸忧伤:"这老师,也不作兴让孩子在学校多待一会,不识天时,雷阵雨,下过了也就没事了,雨过天就晴朗了,这节骨眼上,重感冒,如何使得,一没公费医疗,二没时间看大夫啊!“
      “妈,说这话,你可怨望我们柯老师了,他还就怕你一个人在家害怕电闪雷鸣,催我尽快回来陪陪您尽尽孝道的。”
       “噢!是这样,如今这社会重视孝道的可不多了,也许我错怪了。话又说回来,我一个孤老婆子见识了北阀前后的混战,看到过日本人的凶残,国内战争的血肉横飞、炮声隆隆胜过地震、瓦砾灰烬、多少房屋瞬间夷为平地,老老少少流离失所、乞讨无门,号哭恸地、红卫兵小将穿堂入室,一言不合,非打即骂,什么残忍之事没见识过!?我怕谁?!大不了就一个字———死!好了,不说了,你自个儿拾掇,随你复习还是休息,我是真的累了,要休息去了”。
       在庄健康的印象中,母亲遭遇伤心事时就这个样子,不过,这样也好,省得在旁边唠叨不停,书通常看不下去。窗外嘀嗒作响,雨一直在下,但明显小多了。
        循灯光望过去,同年级居然还有班级没有放学,这难道不是与校长室通知公然唱对台戏吗!?喝,好家伙,老师居然在讲题库,学生们也正襟危坐仔细聆听,鸦雀无声,这情形又一次令柯文老师产生了危机感,假如那个班这一次高考录取率超过自己,自己进升教导主任的机会就会小一些,一想到此,柯老师又恨自己太胆小,太唯命是从,不敢越雷池一步,天空布满乌云,他白净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片片乌云。
         雨下了,并且是气势恢宏的雨,雷声阵阵,不仅回响在校园上空也一次又一次在十六岁少女柯海燕的心坎上激荡,也不知道他是否淋着雨?这么大的雨淋湿了身体可是要致命的。
        “爸爸,你说庄健康会淋着雨吗?!”
         柯老师情不自禁皱一皱眉头,暗思:果不其然,情窦初开,莘莘学子不关心,唯独心系一人,这关键时刻一旦分心,高考功败垂成,为人师表行将会一辈子,老脸将何处安放?这远远比竟争不上教导主蒙羞千倍万倍啊!
      “没事的,庄健康这位同学,我太了解了,他很聪明,会随机应变的,你不要多操心了。眼下最大的问题是要把心用在学习上,要杜绝一切文娱,包括看他们打篮球之类的。对了,明天,课前,我也要提这个问题,告诫他们要诫体育运动,毕竟也没几天了。考好以后再尽情放松不晚。”
        柯海燕冰雪聪明,见被爸爸点破心事,情不自禁红晕浮上面颊,为掩饰这份不自然,故意把头压得很低,做出复习的样子。
      “注意坐姿。”柯文老师无可奈何摇摇枣核状的脑袋,轻轻叹息一声,转脸观赏窗外的雨,心有点乱。
        风雨中,从财务室那边跑来一人,气喘吁吁的,见过柯老师,劈头盖脸就说:“老是想找你,可是见到你们复习班的老师不是讲课就是改作业,全然没有空,我们搞后勤的也是张不开嘴,不敢打扰啊!”
       柯老师怔怔地望着,暗想什么事如此着急。
      “这不,马上学生要毕业了,可是你们班还有一个叫庄健康的学生学费还拖欠着,校长叫来找你催一催。”
      “那个学生家庭不是一般的困难,父亲两年前病故,母亲是一个旧式家庭妇女,又没有工作,母子两个靠了菲薄的遗嘱补助艰难度日,要不是庄健康成绩很好,能上本一,我也不会这么允许拖欠,出了尖子生,也是学校的光荣,现在催,估计也是瞎子吹灯白费蜡,搞不好还坏了考生的情绪,反正,这件事,我自有主张,迟早补上。我就搞不懂,那些县里干部家的子女又不贫困依然能够享受减免,象庄健康那种穷得叮当响,品学兼优的孩子倒要被催学费?完全可以拨个指标吧!”
      “粉碎四人帮都已经四年了,工厂商店物资等企业的职工每个月都有一笔不小的奖金,购买力不是用一两句话能形容的,总之千家万户百姓的日子蒸蒸日上,过得相当的滋润,可是你们班上居然还有这么贫困的,说出去,难道不是往社会主义社会脸上抹黑吗?校长们日理万机,照顾不到方方面面,工作也是相当难做的,我们不妄议,这事不急,也就八元人民币,你老帮我放在心上就是了,我那儿暂且挂着帐,好吧!”女会计厚厚近视眼镜片后一双眼睛珠子瞪圆了,摆出一副匪夷所思的神情,这可把柯老师气坏了,情不自禁说道:”何不吃肉圆子,晋惠帝再生啊!“ 
        ”什么意思?“会计毕竟不是编制内的老师,她不知何典。
         柯文摇头叹息,连说没什么意思。
       会计见话不投机,三言两语后也就告辞而去。
      “爸爸,你昨这么了解庄健康的家境啊?如数家珍。”
      “我是班主任啊!家访得到的资料。刘心武小说中的班主任就是我这号人”。其时,《人民文学》杂志上刘心武写的小说《班主任》正走红大江南北,柯老师以自己是一个班主任而骄傲万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